漠河星夜

(ฅ´ω`ฅ)喵

【峰霆】恋爱课程

   一个脑洞,可能坑,慎跳。


   李易峰匆匆忙忙跑进教室,抹了抹汗,心虚地悄悄从后门溜进来,选修课老师抬眼瞥了他一眼,没批评他,还是继续刚刚的介绍内容:“现在的科技高度发展,人类的恋爱需求却不断减少,去年政府为增加人口特意设了这一门课,效果很好,大家基本上不会挂科,也学会了各种各样的恋爱技巧,不再纸上谈兵。学校购买了数款不同型号的机器人,来供各位同学自由选择。不过,我要友情提示一下,W机器人目前没人同学可以过关,想要拿到高分的同学可以挑战一下。”


   这门课叫恋...

【苏越】雪夜海棠(2)

 

云霜最近开心得手舞足蹈,她年纪小,周围又没有什么玩伴,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一个人去总是闷闷的,这下可好了,屠苏仙君带来一个小伙伴,虽然明面上是她主人,但实际上他也就大她几岁,还是没玩够的年龄,两个人凑在一起,经常琢磨哪里有什么好吃好玩的,除此之外,她也不用再担心会来一个粗鲁无礼的魔界莽汉,来把她当做小鸡一样拎起来打了。她掰指头想了想,不由笑出声来,哎呀,我把陵越拎起来都没问题……

 

屠苏也注意到云霜和陵越的亲近,他本想提醒一下云霜陵越的身份特殊不可僭越,但转念一想,陵越在这里也就这么一个玩伴,还是作罢。

 

云霜看屠苏也没管他们俩,索性玩得更开心了。...

【苏越】雪夜海棠(1)

天庭好久没有下过雪了,婢女云霜忙不迭地伸手,试图接住一片片飞舞急速的雪花。一直以来,天庭都是万里无云,晴空碧水,今日听说是有一位大人物要来,据说那人最喜欢的是雪,整个仙界便特地派遣各方仙人撒雪以表欢迎。


云霜看时候尚早,便准备偷偷玩一会,她刚悄悄堆起雪球,眼角却不经意瞥到远处上方有片云彩载人而下。她立马慌慌张张踩平雪球,拍了拍衣角,试图卖萌微笑:“百里仙君,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


百里屠苏看了看雪地上一个个乱七八糟的脚印,出乎意料地没有追究,只是颔首道:“今晚会有人下榻此处,你好好收拾,别像以前那样粗心大意。”...


【苏越】夜深花露浓

陵越和屠苏,一个关于错过的故事。


屠苏大婚的那天,丝竹之声不绝于耳,席间觥筹交错,言语欢畅,其乐融融,偌大皇宫喜气洋洋,宫女往来如梭。借故抱恙缺席的陵越,坐在窗前,无声无息地听着外面的戏乐,神色默然。此时天色欲晚,穹际云霞漫天,海棠花寂静地燃烧,温柔的霞光流水般流淌在空寂的庭院里,他垂下头,不知想起什么,眼睛不由得弯了弯,睫羽黑压压地投下很长的阴影,泪水却慢慢从眼里落下。


他第一次见到屠苏是十七岁,那时他走过一个长长的花廊,斑驳的花木在他脸上投上斜斜的疏影,黑发雪肤,贝齿朱唇,风华正茂。长廊尽头是一个少年,个...

悲哀吗?

人物的经历从来不应该是被攻击的对象,人物的人格才应该是我们关注的重点。 羊脂球的女主人公被迫和军官上床,是为了保全其他的同行人,因此一个美丽的灵魂跃然纸上。此时的你如果打算指责为什么莫泊桑要让羊脂球遭遇这种事情,我也是无话可说了。 

道林格雷的画像:


  这两天有人给我说些事,核心观点在于,维密是否三观不正,涉及性侵,幼童,同性恋(?)


  统一回复。


  首先,从开篇到现在,没有性侵情节,在我自己的大纲里,也没有任何意图有...

对攻击性转、恋童以及强奸情节的一些看法

不管是哪个圈,凡是涉及到性转、恋童以及强奸情节的文都会有很大争议,无一例外的反对观点主要是觉得恶心;大大你对爱豆是真爱吗要不然怎么写这种事?!还有觉得三观不正会带坏小盆友。


嗯哼,这些情节确实会让人觉得悲惨或变态或恶心,但我觉得这些情节并不是该一棒子打死的,甚至这些情节对人物性格的塑造或转变形成很大影响。


首先我先从性转说起: 

一些人攻击陈伟霆性转,觉得大大如果对他是真爱就不应该这样改变他的性别。


如果这样说,陈伟霆在现实生活中还是直的呢,把他描述为gay是不是侮辱?同理,他被描述为 gay不会是侮辱那么为什么他在文中是女性就...

【峰霆】双失忆梗

陈伟霆出门前,有人打电话给他,说订了夙夜酒店,要带他吃一顿好吃的,来庆祝昨天顺利完成的消忆手术,陈伟霆啧啧几声:“这个都可以拿来作理由,我看你啊,只知道吃吃吃。”


兄弟打了个哈哈:“哎呦,我们还是不是好兄弟?这毒舌跟你家李……得,我又忘了,你刚刚消忆成功,我可别让你又记起来咯。不说这个了,记得中午准时到啊。”


陈伟霆咦了一声:“什么我家的啊,别乱开玩笑,我单身好不好?”。


兄弟嘿嘿一笑:“恭喜啦,和我一样成为光荣的单身狗。你呢,快收拾吧,迟到了又要被说。” 


陈伟霆应了一声,也没...

【深启】刺客

【深启】刺客


陈深接到任务时,窗外正下着大雪,纷纷扬扬,连带着窗前瓷杯也沾上了几分寒意。屋檐下的灯火映着玻璃罩晕黄柔暖,投影在漫地大雪上,略有些凄凄凉凉。他放下杯子,望向屋外,淡淡地应了一声,便起身准备出发了。


这个单子是笔大买卖,光订金就足够高,他以前在苦日子里爬摸滚打得够多了,只要钱够多,他就去办事,话不多,嘴够牢,从来不问雇主是什么来头,也不问即将被杀的倒霉蛋什么地位,只要到了第二天,雇主就会收到裹着人头的布袋,他也销声匿迹直到下一笔生意上门。


这次他也没准备多久,那个神神秘秘的雇主好像很满...

真可爱(∩ᵒ̴̶̷̤⌔ᵒ̴̶̷̤∩)

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

【峰霆】套路的故事 (完)

李易峰懵逼了,他从来没想过陈校草在如此干脆拒绝女主后还能是男主,他的内心陷入深深的不安, 隐隐约约猜测到自己穿越小说的属性,不由悲从心来,细细打量着面前的陈校草,心里嘀咕着:他是攻还是受?


眼前的陈校草显然没有心思管这位内心弹幕喷涌而出的小学弟,更不知道李易峰已经把他从头到脚看得仔仔细细。他们个头相差不大,几乎一样高。陈校草的脸很好看,风度翩翩,玉树临风。自己的脸也长得不错,笑起来甜甜的,像只慵懒的猫,也很讨人喜欢。关键是陈校草的肌肉明显比自己发达,听说还天天去健身房,比起自己的体格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。李易峰心里一紧,难不成自己是下面的?


兵来将挡...

© 漠河星夜 | Powered by LOFTER